火酷网 > 探索 > 正文

卖煎饼大妈月入三万算啥,这些古代“小工作”,各个收入丰厚

2017-09-05 09:04:13 作者:我们爱历史 关注:ailishi777 神评论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视频

话题

音频

辟谣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484字,阅读时间:约7分钟



北京城里的卖煎饼大妈,最近好好火了一把:明明是桩跟顾客绊了几句嘴的小事情,但一听顾客怀疑煎饼里少放了鸡蛋,笑容可掬的大妈顿时勃然变色,一句霸气怒怼冲口而出:我卖煎饼月入三万,难道还能少给你一个鸡蛋?


如此低调摊煎饼高调炫富的时刻,仿佛一声惊雷,自从怒吼过后,就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上震到刷屏,激得各种羡慕感慨声音全有。但倘若读些史书,这事,就用不着大惊小怪!


因为,就在中国历史的风云激荡里,帝王将相大事件的风光间,却也从来藏着一些低调的好工作:看似不显山露水,但只要埋头钻研,再恰巧赶上好时代,不需看人脸色走歪路,认真工作就能财源滚滚!全比煎饼大妈硬气得多!

1, 书佣(汉朝至隋唐)


书佣,顾名思义,就是抄写文字的佣工。印刷术发明以前,浩如烟海的图书典籍如何成书?就靠他们一笔一笔来抄。但西汉之前,这苦活基本都是奴仆来做,一直到了西汉成帝时,开始有了政府雇人抄书的行业,也就是“书佣”。但当时毕竟是竹简书,用工单位又主要是官府,所以工作苦待遇差,基本只能糊口。比如投笔从戎去胖揍匈奴的大英雄班超,辞的就是这个苦活。


但所谓高科技带动新产业,待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造纸术的火热普及,编书的成本越来越低。不单政府常雇人抄书,名门大族家修书也蔚然成风。发展到南北朝时期,像沈约这类望族,家中藏书竟都突破两万册。长安洛阳建康都有大型书市。如此多的书,全要靠书佣们一个字一个字抄!强大刚性需求,也就叫昔日只能糊口的书佣业,从此一年比一年吃香。



以《北史》里的记载,当时东魏西魏一些豪门修书,请一群书佣紧急开工抄录,一天一夜就能保质保量完工。最水涨船高的当属待遇——南朝刘宋年间,雇书佣抄录一部《法华经》,就得花费三千钱。当时刘宋都城建康的房价呢?三万钱就可以在黄金地段买宅子!


而书佣中那些写字又快又好,且工作能力十分认真的业务骨干,收入也是常见丰厚。刘宋年间著名的书佣陶贞宝,抄写一张纸的起步价是四十钱。北魏的刘芳,号称“笔迹称善”,每年仅受佣抄写经文的收入,就有绸缎二百匹,相当于同期北魏五品官员的年收入。后来刘芳飞黄腾达,但抄书这个工作照样干的欢,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而对于南北朝年间的读书人来说,书佣的意义,绝不止丰厚收入,那个年代门阀当道,书佣工作却提供了便利:就像金庸笔下,守着藏经阁练出绝世武功的扫地僧一样,南北朝的书佣业,更是藏龙卧虎。比如北朝学者崔光崔亮兄弟,南朝文学家王僧儒,都是在多年如一日的抄书工作中,悟出精深学问,最终完成草根逆袭!


即使是那个等级无比森严的时代里,低调的书佣业,不但给有志青年提供赚钱的饭碗,更搭起草根逆袭的阶梯!


2, 小吃业(两宋)


两宋商品经济发达,尤其惹眼的,就是诱人的餐饮业。比如宋朝背景的小说里,主人公只要聊得来,经常就兴高采烈下馆子。多少高潮的情节,都是在酒楼里的觥筹交错里折腾,惊心动魄间,能把读者越看越饿!


而放在真实的历史上,两宋的餐饮业,更是空前发达,远远甩开唐朝的超大型酒楼更是司空见惯,北宋的开封城里,大型的酒楼七十二家,小型酒楼店铺总数过万家。东华门外的超级大樊楼,能容纳酒客数千人。绝对宋代的朝阳产业!


而且不单阵仗大,宋代的餐饮业,经营业务也十分丰富。中小型的酒楼里,都是看戏听曲各类营业活动齐活。色情业更是合法化。经常是客人在一楼吃喝,妓女们就在二楼等生意。还有好些中间人,宋朝叫“厮波”,专门楼上楼下来回跑,靠给食客妓女牵线来收中介费。就是这么个天天跑断腿的“厮波”行业,后来都冒出了北宋太尉高俅。可见行业前途之好!


但这类前途极好的“闲篇”,两宋餐饮业里,也有一些行当,却是从来不屑搞,就是一心一意,凭着手里的餐饮手艺赚钱——小吃业!比如北宋年间的奶酪张家,草婆婆肉饼,薛家羊饭,郑家油饼,贺家酪面,南宋的李七羊肉,五嫂鱼肉羹,都是近百年如一日的小门头,却也都是百年老品牌!不但低调更专一,诸如妓女厮波之类的角色,都是见一个就打出去!一心一意只做美味小吃。典型贺家酪面,一份要卖五百贯钱,且上市就被抢光!



如此用心经营的好产业,也叫好些两宋的小吃业主,从来自豪感倍增。煎饼大妈那点豪气更是小儿科。就连性情孤傲的大才子苏轼,都被汴京城的小吃店老板怼过。当时苏轼去吃薛家羊饭,边吃边赞不绝口,然后就和老板亲热攀谈,鼓励老板培养孩子考科举。不想老板哈哈大笑:我们家做羊饭的年收入,够京城里好些京官赚两三年。


补充说一句,这小吃老板的豪言,不单在宋朝很实在,放明朝也绝不吹牛。明朝大学士于慎行的《谷山笔尘》里就写了:北京城里别说小吃店主,就是卖酱油醋的小铺面,只要有独家手艺,就能有百万钱(人民币上千万)资产。比他这位“副总理”阔气的多——不管多低调的行当,能够像做一份小吃那样用心,当然就可以这么豪气!

3,工匠(明朝)


明朝自进入中期起,商品经济突飞猛进,腰包越发鼓的明朝老百姓们,追求时尚的步伐,更是狂飙突进!


如此火热风气,放在民间生活里,更常见火热消费狂潮,哪怕江南中小型的城镇里,市面上都十分热闹,各种奇巧物品更是云集。至于京城北京,则是“处处胡同铺锦绣”的大阵仗,每月四次的北京庙会,次次都是数万人聚集的火热场景。甚至连刑部衙门前的街道,也都给占了摆摊交易。如此空前火爆的商品经济,也叫先前不起眼的工匠行当,自然财源滚滚!


而且比起前代来,明朝的工匠,更是极讲品牌效应。明代中后期,大江南北就有“广州匠”的叫法——广州的工匠们,不但手艺出名精湛,创意更是源源不断,各种生活用品,哪怕是锅碗瓢盆,经过广州工匠一开发,全都涌现出匠心独具的新款式。每次上市都风靡一时。以至于“广州匠”更成了举国公认的品牌!《五杂俎》里记载:江南当地请工匠,一听对方满嘴粤语,工钱立刻就翻倍!就是这样的硬品牌!



明代的工匠品牌,又何止“广州匠”? 比如明朝天顺年间,北京城里的油漆工杨陨,有一手独家的调漆技术,以他的漆绘出的山水人物,不但色泽亮丽,而且几十年不掉色。京城号称“杨倭漆”,也凭着这手艺,在京城没一年时间,就风光买田置地!明朝正德年间工匠龚春的独家差距“供春壶”,当时在市面上就是“金玉之价”,哪怕是他弟子的作品,起步价也是数百两白银!明朝分工已经近千的手工业,有独家工艺,就有硬品牌!


而且明朝工匠的“硬品牌”,当时更是国际声誉。葡萄牙学者克鲁斯的《中国志》里,就给了广州工匠服气好评:完美技艺,巧夺天工!老牌海洋强国西班牙,更是深有感触,明末西班牙殖民者,曾经拼命学造中国福船,谁知几乎原模原样造出的中国船,耐用性竟只有原版明朝船的一半。仔细一查才发现,不是技术不对,而是西班牙工匠比明朝差太远!


而比起元朝时视工匠如奴隶的恶劣场面,明朝工匠的地位,更是扶摇直上。晚明年间许多有独家手艺的工匠,不但像世家大夫一样买田起宅,而且是士大夫圈子里深受敬重。比如明末苏州精通磨竹器技术的濮仲谦,长洲擅长装修技术的孙凤,精通制墨的程君房,都常是各类文人雅集里的上宾,年轻一辈的读书人,更在他们面前恭敬执弟子礼。曾为濮仲谦做传的明末文人张岱,更是发出感慨:天下何物不足以贵人?



这样的尊重认同,才是好土壤。育出古代中国,曾经撑起民族自豪的匠人精神!


 好物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爱历史》商城

火酷网提醒您本文地址:http://www.huok.net/h/153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