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说:“你的新妈,和你同龄。”

置顶 儿童心理课堂,伴你探索解读儿童心理,阅读、看见


作者:甘北

图片:des contes

来源:甘北(ID:ganbei1990)


 1 


老张坐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


他的嗓音很低,像含了一口痰:“我想找个伴……”


妻子走了快二十年,原来有工作,日子还好打发。现在退休了,二十四小时面着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快憋出病来了。


他学隔壁老头,去广场耍太极,就在那里,认识了徐姨。


徐姨不老,才四十三岁。


但徐姨命苦,丈夫十年前病逝了,唯一的儿子又车祸身亡,白发人送黑发人,眼睛都快哭瞎了,身体也渐渐垮了。


老张用眼角瞥了瞥三个孩子:“你看这徐姨,一个人怪可怜的,我跟她一起,还能搭个伴……”


“爸,您都多大个人了……”老大首先站了起来。


爸爸今年都六十四了,说得不好听,半截身子都入土了,怎么还想着这些事,什么孤单寂寞,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临老还要入花丛?


再说那徐姨,虽不是年轻小姑娘,但足足比爸爸小了二十来岁,左邻右舍怎么看,这不是老牛吃嫩草么?


老二见老大不同意,赶紧接着表态:“爸,那徐姨,跟我们差不多岁数,这声妈,我们可叫不出……”


“也没让你们改口……”老张懦懦地道。


不知何时开始,他有些怕这几个孩子了。


原先,他们都听他了,现在,他连自己的事都做不了主。


老张怀着最后一点希望,把目光向小女儿投去。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这老三从小乖顺,长大也跟他最亲,或许,她会帮自己说句话……


但老三却说:“爸,你要找老伴,我们不反对,但这徐姨,年纪轻不说,家里连个亲人都没有……”


行吧,行吧,这下,老张全明白了。


 2 


徐姨在百货大楼做保洁,一周只休一天。


这一天,就是老张的节日,他清早买好菜,邀徐姨过来吃饭,两个人搭张桌子,一荤一素就是一餐。


邻居们都知道这事,有人笑话,有人撮合,但那撮合里,也有笑话的意思。


“老张,你这是一枝梨花压海棠啊!”隔壁屋的老谢,每回见他都这么说。


说就说吧,都快入土的人了,还介意这?


人嘛,一上了年纪,就不比年轻时了,年轻人有奔头,有希望,有重来的机会。


老年人,可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这么一点,一眼望得到头的晚年。


孩子们连这点晚年都不给他。


三个孩子在这天闯进来,他们商量好了,选了吃饭的时间,菜刚上桌,他们就掀翻了桌子:“你不嫌丢人,我嫌丢人!”


徐姨呆立在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老张不愿在徐姨面前低声下气,就扯开嗓子冲孩子们喊:“你们是要造反吗?”


他们并不怕他。


二十年前的老张,正值壮年,掌握着一家的经济命脉,发起火来如雷贯顶,把孩子们吓得大气不敢出。


但如今可不同了,老张老了,退休了,他养不起任何人了,在这个家,到处都是他的债主,谁都配凶他两句。


老大毫不胆怯地跟他叫板:“你要非娶这个女人,我们就敢造反……”


老二越过父亲,走到干瘦的徐姨跟前,老鹰抓小鸡似的,用粗壮有力的手指,嵌住她的肩膀:“你快给我滚出去!”


老三有点不忍,上前去劝住了二哥,又跑到爸爸跟前,拿出一张感情牌:“爸,你怎么能把这个女人,叫到家里来呢,这儿是妈的房间啊……”


她指了指墙上的那个女人,那张脸是保鲜的,嘴角永远笑盈盈的,丈夫已经满脸皱纹,她还是年轻的模样。


一晃,已经二十年了。


二十年来,妻子就在那里,不动,不怒,不愠地,听过他多少心事。


老大要结婚,家里拿不出像样的彩礼,他去亲戚那里借,受尽了冷嘲热讽,才凑够了一屋子的电器钱。


老二在外面打架,把人的头打破了,他去医院赔钱道歉,对方叫了七八个人,差点没揍他一顿。


老三最不省心,谈了几个对象,不是人品有问题,就是游手好闲没能耐,急得他那几年,没睡过一个踏实觉……


这些心底话,他只跟墙上的妻子说过,她是最懂他的。


他料想,若她在时,怕是会同意徐姨进门。可若她在,他又哪里稀罕徐姨……


 3 


孩子们吵吵囔囔,闹成了一团。


一桌子饭菜掀翻在地上,盘子摔得细碎,老二把电视都砸了,他说:“你不把这个女人赶出去,大家都别想过了……”


老张就在这样的喧闹中,缓缓地倒了下去。


徐姨是第一个看见的,她一个箭步冲过去,扶住下坠的老张:“老张,老张……别愣着了……快送医院啊……”


三个孩子这才慌了,七手八脚地把人抬出去,拦了一辆车,直送医院。


高血压,受了刺激中风了。


医生过来批评家属:“不知道老人有高血压啊?还要让他受刺激……”


孩子们都低着头,没人敢接话。


事实上,他们的确不知道,老张有高血压。


老张对孩子们,不曾诉过一句苦,早在他没退休前,就查出了高血压,但他不愿意让孩子操心,各有各家,都不容易,就一直瞒着他们。


今天这么一来,孩子们心里,倒尽是愧疚了。


老三最先开口:“我们今天,是不是太过分了,爸爸这些年,的确不容易……”


老大老二没说话,但看徐姨的神色,已经柔和了几分。


医生说,这次抢救回来了,至少得住半个月,家属得留一个人照顾。


徐姨说:“我来吧,我来吧……”


从老张家到医院,她把眼睛都哭肿了,她这个苦命的人啊,丈夫走了,孩子也走了,这天大地大,她一个亲人都没有,好不容易遇上老张,老张又病了……


这回,谁都不再叫她滚了。


他们这才陡然意识到,不仅爸爸需要一个伴,他们,同样需要一个女人,来照顾日益老去的父亲。


那女人平时能解闷解乏,待到有个三长两短,那就是救命的恩人。


孩子们再好,又哪能陪在身边?谁不要上班?谁没有自己的家?


可是……算了,千言万语,得等老爷子出院再说。


 4 


半个月后,老张出院了。


老大和老二工作忙,只有老三来接父亲出院,上车的时候,她心头微微一颤,这才半个月的功夫,徐姨的肩胛骨都瘦得耸起了。


那天,父女俩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谈话。


女儿说:“爸,我们兄弟几个商量了,你要跟徐姨在一起,我们也不反对了……”


老张突然如释重负。


他突然想起,好多年前,他最终同意女儿那桩不理想的婚事时,女儿的心里,是否闪过同样的欣喜……


你看,生命都是轮回的,人老了,又要做一回孩子,只是这孩子,却是满脸皱纹,流着哈喇子讨人嫌的。


父女俩开诚布公地谈了很久,女儿问起父亲的病,又一遍遍地嘱咐他,以后有什么头疼脑热,可千万不能再瞒着后辈。


父女俩又聊起了老三家的情况。


老三的孩子,今年也读初中了,丈夫又是个游手好闲的,一个月工资不够三千块,还要抽烟喝酒……


难啊,都难……


说到这里,老三忍不住抹了把眼泪:“爸,你理解我们就好,我们兄妹三个,没一个大富大贵的,二哥家连房子都没有,你说这徐姨,现在才四十出头,我们得照顾她多少年啊……”


老张心里一咯噔,原来,女儿这话里,还藏着话呢。


徐姨在,他有个好晚景,但他走了,徐姨怎么办呢?


她没有自己的骨肉,进了这个门,他的孩子们,就要替她养老……


要是没病没痛,顶多添双筷子添个碗,要是病了呢,谁又愿意出钱出力呢?


这大半年来,他光想着自己,怎么就没替孩子们和徐姨想过呢?


午后的阳光,一寸一寸地挪到房间里来,老张和女儿面对面坐着,彼此都到了动情处,眼眶里泛着泪。


 5 


老张终是把徐姨送走了。


为了徐姨,也为了孩子们,他从银行里,颤颤巍巍地取出了两万块钱,让徐姨拿着,就当这段时间的补偿了。


徐姨接过钱,也不说话,眼泪却像开了闸的水,汹涌地冲刷着脸上的皱纹。


她才四十几岁,可看上去,却像快六十的人了,黑,瘦,脸上还嵌着被生活狠狠欺负的人,独有的老实巴交和可怜劲。


她打包好行李,搬出了老张的家,跟她来时一样,院子里的人,又在指指点点了。


老张叫了辆的士,把徐姨送上车,他自己就不去了,心里不落忍。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都怪自己,前二十年不都苦过来了吗?怎么都快入土了,还要寻个伴呢?差点害了孩子们,差点害了徐姨。


他又忍不住想,要是他有点钱,或是孩子们有点钱,不需要操心养老,事情又会不会是这个样子?


过了一会,他又忍不住苦笑,还想这些干什么呢?


耳顺之年,就算今天中了彩票,明天都未必有命来花。


不想了,不想了,他得回去做饭了。


徐姨走了,他得照顾好自己,死了倒还好,万一没死,像上回那样躺医院里,可不得把孩子们累苦吗?


 6 


老张弯着腰,一步一颤地走回房间。


老年人的屋子,是有股老人味的,腐朽,陈旧,没有生命气。


从今天起,他就要伴随这股老人味,一寸一寸地,熬完他的老年光景。


END -

喜欢这篇文章,别忘记分享到朋友圈哦!


* 作者简介:甘北,你的情感闺蜜,我有一间大房子,活够了就去死。我还有一个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儿童观心理课堂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



欢迎投稿,邮箱:tg@yrbaby.cn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回复 1 至 5 任意数字,查看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 ^o^

prve

妈妈,我从来不拿你和别的妈妈做比较!

上一篇

next

● 8.8¥8888发发发发,财神送你发财宝物,愿你永远有钱花,太太美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