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业下半场主题是什么?


文/张锐 时趣Social Touch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中国商业上半场主题是什么?


是技术、流量和效率。


举个例子:


一双世界上工艺水平最复杂、技术含量最高的运动鞋,我们可以用全球最低的成本、最灵活的供应链、最快速的生产出来;


然后这双鞋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在电商网站上上新甚至预售,通过世界上最精准的人群画像和广告系统,让最有可能购买的消费者看到并心中种草;


甚至当消费者犹豫的时候,我们有世界上最简便、灵活、发达的消费金融系统,能够让消费者以最小的当下支出购买下这双鞋;


然后,尴尬之处来了,这双鞋,即便和Nike的鞋的工艺难度和质量水平几乎一致,但是发现只能以Nike的五分之一的价格来定价,最后还决定把自己的Logo改成Niek,在某些神奇的电商平台上卖出去。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我们有上亿用户的多个超级平台,从流量规模到人工智能水平在全球来看都是遥遥领先,然而几乎每个平台的口碑和用户体验极差的案例同样大规模或者过于频繁的发生;


我们有多个连接、赋能数百万商家和数千万劳动者的超级商业生态,然而这些超级生态在成熟和强大后,自己的收入增速遥遥领先行业内被赋能的任何一家公司;并且在一些激烈竞争的领域,商家需要在巨头之间做站队的选择;


我们有机器学习水平世界第一的媒体平台,以用户的每次使用的持续时长作为核心KPI,不断的给我们每个人塑造着千人千面的信息茧洞,为了更好的“了解”用户,媒体APP会自动暗中打开手机的麦克风收听用户对话、或者扫描用户的相册甚至是用户的粘贴板,以便更精准的做内容推荐;


我们有世界上最大的院线规模、游戏市场、内容市场,然而我们每年能够创造出影响到中国之外的消费者的精神世界的内容产品之少,远远不成比例;


我们每天打开商业媒体,看到的巨头之间的商战,领域全面而激烈,从创新水平到烧钱规模,层出不穷、屡创新高……


在这些背后,其实都是中国过去上半场的商业主题:技术的使用、流量的争夺、效率上的竞争。这个上半场给中国带来了全球领先的供应链网络、最高效的电商零售体系和移动金融体系、最先进的媒体和广告系统、移动互联技术对消费者衣食住行的最深入的改造。



那中国商业的下半场应该是什么?


流量红利接近消失、在线零售比例趋于稳定、互联网巨头版图相对清晰,而整个社会的人口老龄化增长拐点在不远处等待。


我们仍然继续上半场的对效率的追逐?我们把这些在效率上的优势,继续扩散到世界上其他地方去?我们继续在商业上追求更快、更便宜、更大规模?


前两天和湖畔的同学去内蒙古,有幸听到了北大历史学院院长张帆教授,在蒙古包里给我们讲述了整个蒙古族的兴衰历史,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骑兵,以其当时世界水平第一的高效机动动力+中远距离的战斗力+游牧生活方式(马术、骑射能力和战斗与生活融为一体的社会组织方式),从蒙古草原出发,西到欧洲和北非,南到云南大理,所到之处,当地农业民族相对落后的传统步兵和战术,完全无法抵挡,再加上蒙古铁骑烧杀抢掠的残酷政策,让当地人魂飞魄散、纷纷降服,一时间元朝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疆域最大、人口种族文化宗教类型最多的帝国。然而,当时的蒙古统治者所占领之处,除了横征暴敛之外,并没有有效的输出或培育先进的价值观和文明,所以,短短100多年,历史上最大的大元帝国,就在历史上成为了被翻过去、且没有太多值得赞美的一篇。


这段历史,是不是有些像今天中国商业的上半场?


中国商业的下半场,商业理念中,需要重新提升和补课的,在我看来是价值观、责任观和品牌观。对这三件事情的理解,今天大量的中国公司,是片面、缺失甚至是错误的。


当下中国企业说价值观,往往更多说的是团队内部的价值观:激情、诚信、拥抱变化等等;而忽略了,企业的价值观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来约束企业的战略和商业行为。商业上哪些事情,一家企业会有所为有所不为,在竞争中的行为界限是什么,在边界拓展上的自我设限是哪些?Google一直说的Don't be evil,其实在企业行为的约束上的意义远远大于对内部团队的管理意义。而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对外部沟通的价值观通常都非常模糊,并且在行动上更加不断让人有没有底限设定的感觉。


责任观也是中国企业普遍缺乏的一个认知系统。漫威超级英雄的世界观体系里,有一个很底层的假设体系叫做:权力(Power)越大,责任越大。很多故事的逻辑都是一个普通人,突然变成了超级英雄后,反而会本能的逃避新增加在自己身上的责任,然而最终决定英雄成色的,还是突破心魔后,接受和努力完成责任的英雄行为。


我并不是在这要用超级英雄的世界观作为标准来说明企业的行为准则是什么,这个类比并没有商业逻辑,但是需要注意的事情是:这样的故事结构是深深符合消费者和大众的心理预期结构的,而当大众的心理在这方面的期待难以被实现的时候,必然会对企业的情绪和态度产生激烈的变化。


另外,一个成熟的商业组织在崛起的过程中,应该非常敏感的意识到自己的成长,一定在某种程度上,会造成一部分在竞争中被替代掉的组织和个体的利益伤害,虽然从商业竞争的角度来看,这个过程无可厚非,但是从社会公正的角度来看,对被影响到的群体,尽到合理的注意与缓解责任,其实是一个成熟企业责任观的应包含的内涵。


说了价值观和责任观,我相信一定有人会认为我再给企业增加过多的、市场竞争之外的成本和负担,但是其实并非如此,价值观和责任观事实上应该成为企业品牌内涵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会成为企业在商业竞争中产品附加值的来源和消费者心智护城河。


这里,就要说到中国企业今天大部分都不健康的品牌观了。



中国企业今天的品牌观,大部分都停留在“让人知道我”、“让人记住我”的基础层次上,然而品牌的更高层次是“让人喜欢我”、甚至“让人偏心我”。这个认知上的偏差带来的一个现象就是,重复洗脑式的广告创意,甚至品味低俗的创意,让消费者反感和引起争议,但是会让企业负责人觉得有效、“接地气”。


还有一些企业对自身品牌力量的认知是规模,认为通过追求强势媒体覆盖、头部明星和IP、还有“饱和攻击”的方法,就能塑造出“大品牌”。


其实,这些都是普遍性的对品牌观的理解偏差。


真正有力量的品牌,不是通过重复、洗脑,不在于投放规模,而在于对消费者人性洞察之上的价值观和责任观的提炼、表达以及企业组织的身体力行。真正强大的品牌,甚至都不需要依靠大量的广告曝光来维持,而是依靠和消费者的沟通,实现消费者自发的支持和认同,最终实现了消费者从口碑到行动的认知一致的支持。


因此,企业的价值观和责任观,越完善越健全越强大,品牌观也会越有吸引力和号召力,从而在消费者的认知体系里能够建立起摆脱“价格战”、“性价比战”的护城河。


中国商业的下半场,就是要能够在效率不低的基础上,同样也能够构建起似乎更务虚但是其实更有力量的,有强大价值观、责任观和品牌观的商业组织和整体的商业文明进化。


如何能把一双鞋真正卖出有品牌、有价值观的溢价和附加值,这不是一个营销问题,而是一代企业的认知水平和实践初心的问题。


图片来源:摄图网


#社群招募#


主页君已移居北京通州,并将有很长一段时间赋闲在家,拟建 DoMarketing-营销智库 “大通州营销人”区域微信群,欢迎同样定居于大通州的市场、公关、广告、新媒体营销人入群。


入群方式:加主页君(微信号:Domarketing)为好友(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公司和职务”),审核通过后主页君拉你入群(不能保证每个人入群,非通州居住勿扰,请看清楚)。


点击下列关键词 读更多精彩文章


易烊千玺 |宜家 | NFL |刘希平 |养蛙 | 品牌复刻 | 前任3 | MUJI酒店 | 无问西东 | 渣渣辉 | 生肖营销 | 肯德基 |Blue Bottle | 猪猪女孩 |跨年 | 污营销 | 日清 | 丧营销 | 脏脏包 | 差评危机公关 | 电影广告 | 余文乐 |Nike | YSL |奢侈品 |黑公关 | 熊青云 | 品牌MV | 刘昊然 | 霍普金斯 | 奚梦瑶 | 正义联盟 |John Lewis | 戛纳改革 |TFBOYS王源 |乔治·路易斯 | 演员的诞生 | 妈宝男 | 户外广告 | 广告节 | 金拱门 | 酒品营销 | 撸猫 |创意中插 | 微信改造 | 抖音 | 中国新歌声 | 虚拟代言 | 白夜追凶 | 品牌自黑 | 羞羞铁拳 | 返乡报告 | 明星品牌 | 电线杆广告 | 魔幻的零售 | 鹿晗 | 薛之谦 | MarTech |信息流广告 | 甲方告乙方 | 保温杯 | 蟑螂咖啡 | CP营销 安卓营销 海底捞危机 | 二次元营销 | 姜思达 | 4A的忧伤 | 二十二 | 喜茶 | CMO魔咒 | 台湾广告 | 日本广告 | 亚文化 | 化妆品文案 | 物化女性 | 我的前半生 | 快闪店营销 | 星巴克的杯子 | 爆款 | 李叫兽 | 马薇薇 | 李三水 | 明星丑闻 | 欢乐颂 | 罗永浩 | 双IP运营 | 赞助商宫斗 | 明日之子 | 苏宁818 | luckin coffee | 火箭少女101 | Dior  | 华帝 | 江小白式营销 | 刘昊然



推荐阅读 ^o^

prve

陈可辛在广告圈的地位可能要折在这支广告上

上一篇

next

日本殿堂级设计大师扎堆拍了一部大片,连火7年!竟是...

下一篇